茶香千里

新人 (ooc)(脑洞产物)(嬴白嬴无差)(有私设)

嬴政突然有点怀念以前的大秦组。

这世界是个游戏,庄贤者已经给诸位英雄都说过了。道破天机的代价是庄贤者几个赛季持续被削元气大伤,近期才恢复一些。

同时,他也知道了嬴政有很多个,大秦组也有很多个。 白起也有很多个。

有的嬴白二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毫不逾矩,有的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有点还没点破那层窗户纸,有的已经滚床上了。

这个嬴政和他的白起属于第一种。

但是白起要重做了。

重做,在玩家眼里代表数据上的增强或是削弱,在英雄眼里,就是死亡。

旧的白起会消失,新的白起就像新人到任一样来这里报道。

就算新人可以继承英雄的意志,但那也完全不一样。

嬴政看着下了战场——王者峡谷也好长平战场也好墨家机关道也好,褪下盔甲病弱的白起,越加肯定了传闻的真实性。

他就要死了。

尽管以前他也的确是这样苍白羸弱,但是终归是不一样的。

他会尽心尽力的陪自己战斗,他会笨拙的应承自己的调笑,他的身上有股活气。

虽然现在他的伤害啊之类的数据更高了,但是嬴政相信那只是回光返照。

他想起了芈月和荆轲死的时候。

芈月躺在病床上,仔细的涂着指甲油,尽力的从容美丽的迎接死亡,但是嬴政看见了她眼里的恐惧。

她本就是怕死之人,所以召见徐福依靠他的灵药维持青春延续生命。

所以当她面对必然的死亡时不可能坦荡荡。

所以嬴政看得很清楚。

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说:

“政儿,你可知道吗。”

“我年轻的时候,以为我会做一辈子舞姬,被一群村夫投来艳俗爱慕的眼神,然后挣够钱赎身,找一个还看得顺眼的村夫嫁为人妇。”

“后来你的上上任,看上了我。我进宫成为宫里的舞姬。”

“我努力取悦着他,终于说服他给了我名分,也给了我儿子。”

“我儿子成为了王,我成为了掌权的皇太后。”

“我以为我能享尽荣华。”

“然后我发现我赖以安身立命的美貌不是永久的,于是我找到了徐福,我以为我能永葆青春。”

说到这里她突然抓住了嬴政的衣袍,继续说,
“然后我制造了那个怪物,你的利剑。”

“我想我的时代总归是过去了,我想看完你的时代是怎样的。我以为我还有时间。”

“可惜那都是我以为。”
“但即使我看不到,你也要像你以前那样。你以前做的很好。”

新的芈月来了,她像个小女孩似的追逐乌鸦。

老芈月死前怀念过去时说过她曾经养过一只乌鸦,在她还是舞姬的时候。可惜不见了。

荆轲死时,没有什么反应。 只是把嬴政约到训练营里,和高渐离一起点了和嬴政做队友,然后坐在一块石头上一边玩刀子一边像聊天一般留下了遗言。

“狗皇帝,我跟你说,这几天我要回家,没时间刺秦。”
“你可以浪几天了。”
“我先找我哥把我和高渐离的事给我哥说。”
“然后再回来继续我的刺秦大业。”

荆轲随即转身和高渐离卿卿我我,嬴政飘走了给他们留下点二人空间。

新的荆轲有位移,这是旧荆轲一直感叹的一点。她说如果有位移嬴政哪还活的到这会儿。

嬴政总觉得新的总归不如旧的。

以前芈月能同时吸好多人的血,现在只能吸一个还要追着跟好远才能保持链子不断。

以前他脸挡荆轲一刀,有些可怕的暴击差点没把他毁容,现在在他面前根本打不出暴击。

果然新人都是菜鸟啊。

然而想想菜鸟白起嬴政就一阵脑阔痛。

不过,他的白起还没有离开。至少现在还没有。

天美自从庄周说出了秘密之后便有一个拟态和英雄们交流。
然后,天美过来给众英雄通知。

今晚有体验服更新。

更新内容包括白起重做。

嬴政趁着太阳还没落山回去了。

他匆匆回宫时,白起窝在他赏赐的偏殿里昏睡。 他守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人,心里抽搐着痛。

房间里很静,如坟墓。

手中握着他仅存的温度,就像握住一捧沙子。

握不住。
太阳一点点落山,只有这个时候斜阳才会从唯一的窗户打进房间染上层血红。

就像十年前。他们的初见。

白起泡在血池里,脸色苍白像具尸体。房间太暗,像黑夜。他也是一如今日的昏睡着,身上叠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他走过去,睡的并不安稳的少年睁开眼,听见他的承诺那一刻眼里填满了渴望。

渴望光明,渴望与他一同站在阳光下。

太阳落山时。

嬴政发现这个房间里居然是有阳光的。虽然一纵即逝。

太阳已经落山了。

嬴政已经握不住任何东西。

无论是仅有的温度还是他的手。

英雄死后会化为流光而去,庄周说那是重做必须的数据回收。

白起,生于黑暗,亦归于黑暗。找到了他一生的光,也化光而去。

第二天,新白起来报道。

他说:“阿政,我爱你。”


——————————————————————————————
有人说是重做有人说是技改。

不知道听谁的。

但是又改建模有改传记又改技能基本就是重做了吧。

别说了我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深深的担忧。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