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千里

中考凉了。

估分估完了估计是稳上了
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开始更新✔

写同人可能是这样,但原创的话,会有很多暗讽。
半对吧。
话说我在lof发过原创吗。

其实我觉得觉得兰花先生对于暗香的控制并没有剧情里面表现的那么强烈。不知道是不是粉丝滤镜太厚了,感觉掌门有点团宠的感觉。
客观证据:
1.他的权力是被制约的。暗香入门的时候说“暗香弟子出色的完成掌门一个又一个任务”,但装备介绍里面却表明“立刻找关先生领外出暗杀的任务”,说明兰花先生虽然可以发布任务,但是任务的公布是由关先生掌管,如果她不认同,可以打回兰花先生的命令。
2.弟子并不是对他完全言听计从。对于他大部分是“感激”“报恩”“敬重”,地位大概是精神领袖(?)。但对于他不合理的要求会抱以怀疑。有个npc师姐的“掌门收留我们的缘由,真的是不愿看我们这些孤苦无依的女子在世间漂泊这么简单吗?”说明暗香弟子中一直有怀疑兰花先生的人存在。
3.兰花先生没能完全掌握的部门恰好是最重要的刀堂。讲道理暗香一个杀手云集的地方当然是刀堂最有利用价值但是兰花先生却没能控制住刀堂,也就是说整个暗香谷中绝对存在可以制约他与他分庭抗礼的人(比如关展眉甚至顾沈楼)。而他控制住的部门(如易居)大部分都是在给刀堂打辅助,最多再加个香榭算是经济命脉。但就算如此刀堂独立出去单飞也并不是没那个能力,这其实也有很大影响吧。
4.兰花先生很少大规模的动用暗香势力。除了跟玉剑山庄搭上线卖点脂粉基本上都没有像麻衣那边一样搞过大事(比如和蝙蝠岛结盟,入中原)连追杀朱文圭都是以自己做……可见要么他在暗香另有安排,要么他对暗香的控制并没有那么深重。
5.柳念。
柳念是个很特殊的点。她叛逃暗香却没有被追杀(不是没弄死是留着没杀,这是不同的),还去了极乐宗。极乐宗表面与暗香截然相反但却更暗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南无生=兰花先生=善神,麻衣圣教与蝙蝠岛结盟,蝙蝠岛与极乐宗都由蝙蝠公子掌控,因此极乐宗与暗香算是半个同盟)。如果说是专门放出去的双面间谍也未免牵强,其实也证明了兰花先生对于弟子的掌控欲并没有那么强,甚至有点随缘(?)(就像班主任对刺头的感情吧……)
主观成因:
1.蓉蓉假死。大家其实应该都知道蓉儿就是苏蓉蓉,也就是原本内定的下一任易居主人。但蓉蓉选择了留在楚留香身边,所以对暗香那边可能做了什么手脚所以造成了蓉儿已死的假象。然而兰花先生对此受的打击是很大的。本来按照逻辑应该是一点点的完全控制住暗香但因为蓉蓉假死打断了这个计划。(看黄泉碧落的装备描述,兰花先生其实是真的觉得蓉蓉死了)
然而蓉蓉没死。但兰花先生也没有强制带她回暗香,一直到了麻衣剧情做完才带在身边游历中原。(所以蓉蓉是有多皮啊)



岁月真是磨平了好多人的棱角啊……

暗香招生广告)

说实话暗香的归属感很高啊,回暗香就像回家一样。
我现在发现了一个暗香很感人的设定——暗香弟子的刀都是师父亲手打造的。
因此每个暗香弟子的刀型都不一样。在方思明入暗香的主线中"尸体上的刀口与方思明的刀吻合",而他的刀也有一个名字。像关先生的鎏娟刃,等。
每个暗香弟子都是一把刀。每把刀都独一无二。
少侠亦然。
入暗香便拜兰花先生为师,突破时兰花先生作为师父而不是掌门送来了指点迷津的信件,接过兰花先生(十分兴高采烈的)亲手打造的霜兰刃,一人一刀在外闯荡。以血还血,以杀止杀。
按老舍的一句话"几乎没有什么不可以将人和车算在一起的。"暗香弟子也没什么不可以和刀算在一起的。
或许在接过师父亲手打造的刀刃的同时,也接过了暗香的以杀止杀的愿望。而弟子本身,也是师父耗尽心血打造的一把"刀"(说的这么高冷结果还不是当心肝崽崽宠)
这可能就是幽谷月光的冷温柔吧。

悄悄咪咪画了一个兔化掌门然后写了动物化人设。
一只直立行走的小黑兔。认为只有愚蠢的动物『愚者』才会四足行走。一般除了逃命不会四足着地,然而作为武力值天花板的存在基本不会有这种情况。欣赏和自己一样有智慧的动物(两足直立行走会说人话的那种)

捡回来了很多看起来是小型动物的幼崽,后来养大了发现是猞猁豹子狍子狮子狼鬣狗等等大型动物(于是在弟子长大之后放弃了投喂)。当然也有一些普通家猫或者普通犬类。所幸在暗香谷里有大老虎(关展眉,暗香真正的食物链顶层)等等的帮助管理。
弟子大多数可以直立行走就是人话总是带点椒盐味。已放弃纠正。

被关展眉捡回暗香时,暗香谷里大部分是百年前迁入谷内的各种肉食动物。在这些动物的影响下,兰花兔可以吃肉,也能接受一些弟子带回来的糕饼,但是最喜欢的依然是兰花花苞。每年会有几个月跑出去处理一下麻衣的事情顺带换换口味回归一只兔子的原本食谱。然而更可歌可泣的是暗香这群肉食动物居然在兰花兔的影响下能够偶尔吃吃素食糕饼。

还在雪山上养了一只雪猿和熊(敲钟人),还有养女苏蓉蓉(一只小白兔,耳朵是竖起来的,因此在易容为兰花先生的时候被关展眉轻易的认出来。)

对于养女喜欢上楚留香(白色梅花鹿)这件事恨铁不成钢。抱同样看法的有某只蝙蝠(原随云……=。=)但实际上依然会答应养女的求助(比如给二丫看病之类的)

和枯梅(白鹿),天澜大师(驴……),萧疏寒(仙鹤),叶澜(猫)站在一起的时候显得很矮,但实际上把耳朵竖起来好歹要比叶澜高的。如果叶澜掌门不是两足直立的话。

有多重身份,大概就是换套衣服吧。(不知道作为善神的服装是不是和作为南无生的衣服一样,但是每一套衣服上都有大片的兰花纹。)

睡觉的时候会点上毒香以身抗毒,但也因此睡的比较沉。不怕死的少侠可以尝试趁睡觉去撸兔子(夜袭!!!)。

tbc
——————————————————
改了一下。我觉得掌门这么皮那么关先生估计要是大脑腐才镇的住。
关先生确实是暗香食物链顶层毕竟全暗香弟子都知道关先生脾气上来了兰花先生都要被捶。
苏蓉蓉易容可能就是有个小夹子把耳朵撇下来然后染个毛……
说起来掌门怎么这么可爱,超喜欢捡小孩子回来。暗香大概有点像孤儿院?真是温柔的人啊。
同样都是养父对比一下朱文圭怎么养的的方思明再看看南无生怎么对待苏蓉蓉,这么一看他简直是个天使。

原著就别提了游戏魔改了的。

做了主线就知道揽月丸是像青末姐姐那样身体虚弱的人才需要的补药了。

那么为什么医阁师父给掌门诊治的时候会带上揽月丸呢?按理说,掌门的身体应该还是比较健康的不是?

首先,我们知道,兰花先生(毒之衡)是南无生,入门时的兰花先生是苏蓉蓉,还有就是万圣阁杀手扮的了。

为什么暗香能这么快发现是万圣阁假扮的,那就是因为易居以及南无生/苏蓉蓉在暗香。
而且,苏蓉蓉以前在暗香的身份应该是谢师傅的师姐蓉儿,后来南无生去中原估计才开始当掌门。

那么,如果是苏蓉蓉生病,为什么后来她还能出来收少侠为徒?而且,揽月丸也不是什么小病小痛需要的药物吧?

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是南无生生病了,苏蓉蓉临时接替他,所以是苏蓉蓉收少侠为徒,而后来的等级突破好感奇遇都是南无生?

那么,南无生这么一个一招破引梦术的人是怎么把自己折腾到这个地步的?

我不知道,你们可以猜猜看。

求你们产粮


南无生x大天狗(可逆)
两个人都是坚守着自己的义的人。南无生认为,世间愚者过多且盘居高位所以世间失衡,只要清理掉这些愚者世间就能恢复平衡。而大天狗也认为世间太过污浊,所以需要清理。这一点他们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不同点的话,南无生是个侠客,而大天狗是个式神,为黑晴明服务。南无生其实也是个很温柔的人(老父亲式温柔),从他在麻衣村的任务里一次又一次的帮助苏蓉蓉就能看的出来。(一边说着“哼,愚者”很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经不住请求答应了)。大天狗固执高傲(这一点也很像),渴望力量,但也容易被人利用(被黑晴明很轻易的骗走了)。然而南无生受过更多的苦痛,心思也要更复杂一些,所以估计在这方面能把大天狗吃的死死的。
“哼,愚者”“这就是我想要的——大义!”
(思绪紊乱不知所言就是觉得两个中二病谈恋爱真特么好吃。)

旅行暗香(武暗/少暗/云暗云/华暗华)

我们一起来养暗香蛙吧✔
搞笑向
1
暗香去揭了一个榜。
一个武当的牛鼻子,一个武当的很厉害的牛鼻子。
暗香记恨了他很久,从华山论剑的初遇到后来揭榜。
当暗香即将报仇雪恨,武当一个强控将他定在原地,搂着他的腰亲上他的脸颊。
嘭,暗香变成了一只小青蛙落在了武当怀里。
啧。
妖道。
2
武当十分满意的看着落在他怀里的暗香蛙
暗香虽然变成了蛙,但是暗香蛙身上还穿着缩小版的夜行衣,基本不存在的脖子上系着围巾,背上还背着宝贝吞山海,连头上戴的花都还在。
虽然暗香现在依然能跳起来给倒拎着他的武当一套如影随形三分明月昙花五现荼靡乱舞但事实证明这没什么卵用。
但是他还是找到机会,跳了出去。
来不及庆幸,暗香蛙就发现自己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他跳进了一个正在乞讨的华山的碗里
操。呱生惨淡。
3
暗香总觉得华山看他的眼神像看储备粮。 这不怪华山。换谁谁被饿了三天没吃东西还摔断了腿看见疑似食物的东西都得眼冒绿光。
暗香害怕了,暗香跳走了,暗香被逮回来了。
华山毕竟是个练家子,伸手就逮住了轻功三段跳的暗香蛙。
其实吞山海扎人还有点疼吼。
“蛙呀,你要是能动,可怜可怜我个小乞丐,给我叼回点东西吃吧。”
暗香很不耐烦的再次跳走,然后再次被逮回来。
“我知道你是暗香的大侠变的,你要是不给我叼吃的我就跟你师姐说是你把我推下来的。”华山在生存危机面前果断的抛弃了他仅有的一身正气。
暗香看了看站在对面街的师姐,选择了屈服。
人心险恶,江湖难测。
“呱!”你趴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就来。
暗香趁着别人在偷瓜的时候背了几个橘子跳回来了。
华山看见橘子登时感动的热泪盈眶,说“我就吃两个,剩下的都你吃。”
暗香忽然觉得这个华山也不那么坏了,然而他好像没反应过来什么。
4
当华山给暗香剥好橘子,将橘瓣喂进暗香蛙的嘴里。青蛙没有牙齿,只能静静的含着,仿佛能把橘瓣含化了,甜滋滋的在嘴里。
金陵城下雨了。
衣衫单薄的华山缩在屋檐下,暗香蛙跳进华山的衣领里取暖。
华山激动的拍着断腿仰天长啸“怎么还没有人来救我啊——”
暗香蛙往衣领里再缩了缩,我不认识这个智障。
5
华山终于攒够钱再喊了一次世界。
一个温婉可人善良慈悲美若天仙(以上全为暗香滤镜)的云梦救起了断腿的华山,也将暗香蛙救出了穷窝。
暗香蛙趴在云梦肩上,心中按捺不足的小雀跃。
“呱!”暗香蛙摘下戴在头上的紫色小花凑到云梦面前,云梦笑着接过了他的礼物。
暗香男人的花是不能乱摘的,花都是要送给老婆的。
6
云梦把暗香蛙养在朔梦林的池子里。
池子里平白生了几棵树,暗香时不时就站在树根上眺望云梦。
被带走时华山留给了他几个橘子。华山说他只吃两个,就真的只吃了两个。现在橘子堆在身旁的树洞里,他就靠这个过日子。
云梦每天都要来看看他。
一起坐在树根旁,云梦的脚踝浸没在水里,抚摸着暗香蛙的头自说自话。像是在倾诉思念,也像是描绘愿望。 微风拂过花树,花瓣落在暗香蛙的脑门上,暗香蛙连打了几个喷嚏,云梦才笑着将花瓣从他脑门上捻下花瓣,放入水里看落花有意流水无心。
暗香蛙觉得自己恋爱了。
云梦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如果不给他喂虫子就更好了。
7.
暗香蛙偷偷尾随云梦来到了江湖闻名的汤池。 云梦小姐姐果然好可爱呱,身材真好啊呱,大腿好白啊呱,好想和她结婚啊呱,她穿嫁衣的样子一定很好看呱……
暗香蛙选择性的忽略了旁边嬉♂戏的武当和华山,一心一意的窥视着觊觎已久的云梦小姐姐。
专心到眼睛都直了。
原来已经到了要成家的季节了呱。
暗香蛙还没来得及抹去脑子里的桃色幻想就被和尚拎着围巾拎了起来。
“阿弥陀佛,可怜一只小蛤蟆,都快被蒸熟了。”
“呱!!!”死秃驴坏我好事!等等……我不是蛤蟆!我是青蛙不是我是人呱!暗香蛙拼命扑腾但也奈何不了和尚,更不能逃脱和尚的制构。 “阿弥陀佛,这就是师父说的蛙跳反应①吗,可怜可怜,那贫僧便带回少林好好超度一番……”然后便把暗香蛙塞进荷包里上了马车带回了少林。
8.
和尚面色沉静的念经。
暗香蛙费力的从荷包里露出头来。
“呱!”我还没死呢死秃驴!
和尚十分惊喜的睁开眼睛,眼中射出求知欲的光“阿弥陀佛,佛祖保佑!两栖动物的假死现象!”但他又喃喃自语“不对……两栖动物的假死现象仅仅是在他收到刺激时的应急反应,但是云梦的汤池蒸气和少林的檀香对他应该都不造成影响……是为美色所激?是为佛法所激?阿弥陀佛,美色不过一张丑皮囊,而佛法无边普度众生又何故震其魂魄?……如此,皆无必死之因,然无死果,是谓因果也,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又恢复到了无悲无喜的状态。
暗香蛙选择隐身,
天,这就是师姐口中的,理工僧?
理工僧,一种以算学几何格物致知观察世界以参悟禅理然后达到一种看破红尘无悲无喜的状态的僧人。
理工僧就理工僧吧,反正不是武僧什么都好办。

9.
少林寺的生活很平静。
理工僧除了带着暗香蛙到处跑,除了拿自己做些实验之后写写画画之外,他也和平常的少林弟子一样,念经,习武,敲木鱼。
理工僧静坐在佛堂,念经,敲木鱼。暗香蛙也陪他静坐在佛堂,梳头发,缝香囊。不过理工僧不允许他摘花,说是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于是发冠就换成了霜兰冠。
他有时跳上和尚的肩头,但寒风还是吹的他腮帮子疼。于是又跳进和尚胸口的荷包,但依然只是能挡风,不能取暖。
冷的要冬眠了呱。
变成青蛙越久,习性就越像青蛙。
但是宁愿死也不吃虫子是他最后的倔强!
因为没有吃真正属于青蛙的食物,于是暗香蛙在立冬那天病了。

10
吾命休矣。
暗香蛙躺在禅医寮的小被窝里望天。
好久没回暗香了,宁宁师姐会想我吗?
还不想这么快就躺进归去兮啊。
兰花要蓝色的……
脑内一片混沌。
身体好像陷在了云里,轻飘飘的。
低沉连绵的诵经声从仿佛云端的传来:
『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丛林、稻麻竹苇、山石微尘,一物一数,作一恒河;一恒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内、一尘一劫,一劫之内,所积尘数,尽充为劫……是人当得百返生于三十三天,永不堕恶道』

11
暗香蛙变回来了。
恢复人身的暗香发现自己坐在和尚怀里,和尚双手在他胸前合十,在念经。
“呵,你还真是坐怀不乱。”
“阿弥陀佛,天气转凉,还是小心为上。”和尚神色自若。
寒风卷携着雪花从窗纸的破洞里灌进来,稀稀拉拉落了和尚一身。
清冷的天光从背后打来,衬的和尚深沉稳重,沟壑分明。
原来这秃驴细看长得也挺俊。(虽然秃)
暗香挣扎着从和尚怀里站起来,拎起自己的包裹和弯刀“多有叨扰,告辞。”末了顿了顿“在下江敛生,有缘再会。”
“你要去哪?”
“天下之大,四海为家。”
和尚不语,又回归到无悲无喜的状态,像是入定。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